藍慕沙學院的學生--WindChild的分享(2016-11-08)
來自靈魂深處的呼喚

認識藍慕沙是透過友人推介的一本書--白寶書。此書是由藍慕沙的學生根據他的教學編纂而成。還記得當初閱讀此書時的巨大震撼,它立即成為我的聖經,我無時無刻不攜帶著以便隨手翻閱。我震驚於如何有“人”可以全面地解答我對生命奧義的迷惑--自內而外,從宇宙到靈魂。對於當時正渴求靈性知識,並且自以為閱讀不少書籍的我,在閱讀白寶書時,驚愕於自己知識的淺薄。說起來也怪有趣的,我雖然大量閱讀靈性書籍,大部分是新時代讀品,但從來沒有動心去參加任何工作坊,或是追隨大師。只有在看完白寶書之後,我知道我終於等到了我的上師。
 
真正讓我大開靈性之眼的,是參與了學校的初級班。由於我的渴望與熱忱,我在得知離當時最近的一次初級班是在西班牙時,就千里迢迢地奔赴學習。果不期然,那是一次令我畢生難忘的經驗。我想,大概很少有學校的學生會忘記第一次上初級班的震撼教育,從知識的汲取到修煉的實戰,每一天的學習都教人腦力洞開。而藍師連續四天的教學,每一天都是重磅震撼彈,讓我腦袋爆炸,開花,到不知所措的地步。我怎麼會如此無知?回台灣之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立即買了台電腦,從網上學習量子物理與腦神經學,那是學校的基礎知識,可見藍師以科學驅除迷信的教學信念。

還想與大家分享一個當時的經歷。在全校最受敬重的指定老師米霍.魯德維得(Micheal Ludwith)的課堂上,聆聽耶穌妻子瑪麗.瑪德蓮娜(Mary Magdeline)的故事而對她由衷敬仰,便邀了兩位歐洲友人長途跋涉,輾轉乘車到達法國南部頗負盛名的雷内城堡(Rennes-le-Château),它是以其另類的耶穌與瑪德蓮娜雕像與繪畫著稱。長話短說,我因在學校學習了初步的專念(focus),而在城堡外的專念中,與瑪麗.瑪德蓮娜有了一次永生難忘的第一類接觸,她以活生生的形像不止一次地閃現在我腦際。以致於多年之後,竟在一次學校的校外教席演講中,因緣際會地當著全校師生陳述了被我陳封多年的整個經歷,令自己也頗感訝異。
那年,2001。
 
我在同年夏天第一次來到耶姆(Yelm,Washington)本校。偌大的校區,一所大堂以草坪為鋪,學生席地而坐,室外有兩個足球場般大的修煉場地,更遠處是一大片常青樹林。我被這份質樸與肅穆深深吸引,彷彿有種遙遠的靈魂記憶被喚起,我曾經渴望如此簡單地求道,尋尋覓覓,但今世的我必須被說服。
有誰能以深入淺出的量子物理與腦神經學來開解人之無盡藏的奧秘?有誰能簡單卻精微地說明造物的來龍去脈?又有誰能如得道禪師般的直指靈魂的業障與人格我的局限之前,告訴我,我是神--這一永生而無限的存在?

這最初與最終的本質,正是藍師教學的基石。
我是神。
因此人的救贖不在外而在內,這正是人無窮的力量與希望。
當靈魂的記憶被點點滴滴地釋出,不是沒有強烈的爭扎與糾結,在所有家人與親友的錯愕與質疑中,我選擇移居耶姆,想完成一個既遙且近的求道者的夢。 。 。 。
 
那年,2002。 windchild
 
陶馥蘭
  • 號 windchild,風兒。
  • 舞者/ 編舞者/ 白寶書翻譯者之一。
  • 現為藍慕沙啟蒙學院學生。居住在耶姆,華盛頓州。